「科技」與「管理」
小水滴

在古時候,人們對雷電交加並不了解,由於對其威力的敬畏因而產生了敬拜雷公、雷母的活動。至今,「科技」進步了,大部分人都了解雷電現象,並在實驗室都可複製雷電,且也有了迴避雷電的知識。由於人們對雷電的新認知,這信心就會產生一種動力,使得在「管理」活動上,除了雷神廟的廟公外,就少有人主張去敬拜雷公、雷母了,這就是因認知科技的信心而帶來了管理變革。

農業社會時,人們所需要的是以壯丁、牛、馬、簡單工具等辛苦的去耕作,因糧食生產不足就易產生爭奪甚至戰爭。到了在十八世紀後期,進入了工業革命時期,於1776年,首批蒸氣機(外燃機)量產,後又有引擎(內燃機)發明,「管理」者對這些新動力「科技」的認知及應用,造就了所謂機械時代,例如耕耘機可造成食物量產,織布機可造成衣料量產,等等機械工具造成量產而有生產過剩的現象,延伸地產生了分配產銷的新「管理」問題,例如要使科技產品普及化,並也要賺錢以發展科技創新及永世經營。無論如何,總是期望一個好的「管理」使「科學」發展能厚植民生,造福社會。

對於我們國防科技單位的期望或定位,所需要的目標是要「管理」使「科技」發展能厚植國防。檢討我們所面對的環境是敵大我小,如何能以小搏大、以一抵百?學科技的很快就想到發展核生化的嚇阻武力,但是這類武器增加毀滅性對峙的危險是為國際所不容,因此我們被約束在傳統戰爭下發展防禦性武器系統。以現有美國反飛彈的科技水平評估,我們至少要發展3,000枚反飛彈才能對抗1,000枚飛彈來擊,這是我們經濟所不容許的,我們真得需要創新以突破困境!

有了機關槍這項科技武器,就不要發展神風騎兵隊或人海戰術,因為很容易被掃死。我們要發展什麼武器系統呢?武器系統要發揮以少勝多的功能,基本上就要創造拿刀的勝過徒手的或持槍的勝過拿刀的優勢武力,也就是要建立勝利的優勢概念設計。

舉防禦性武器系統而言,如何建立嚴密、優勢的C4ISR系統,使來犯的武器或人在自動敵我識別下,快速的被現形、擊敗?管理者若不能了解C4ISR系統的「科技」工藝現況,就難達成有效的「管理」。科技者若沒有創新,也就沒有實質的優勢概念。近來有管理大師海默(Gary Hamel)強調創新來自基層,或可給管理者一些啟示。

當初美國發展網路是為了國防資訊系統能永遠不被摧毀,如今意外在網路上造成蓬勃的、廣大的商機,但網路到底能給我們國防什麼貢獻呢?我們可以想像有一個戰鬥營的作戰單位,因為能力強及以少勝多的緣故,設計成戰鬥連、戰鬥排就夠了,如何讓每位排兵都是超級排兵?所謂超級排兵表示即使打到只剩下最後一位,都能誓死去達成任務,不是營長、連長、排長或重要幹部被打掉而全指揮系統就垮了。答案就是把打不死的網路科技加在每位超級連兵上,「管理」上可能要用C4ISR系統整合「科技」、可能要用無線網路「科技」、可能要用WiMAX「科技」、可能要加入自已的專利智慧或申請新的專利智慧「科技」等…,可能就等你好好的發揮了!

2008/0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