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可笑但不可笑的故事

這是一個我在某機構服務的真實小故事!這故事會讓你發笑,當然可笑的故事並不稀奇,可是當我警覺到這故事的「普遍性」時,我笑不出了。

時間是2006的3月底附近,我因故派調另一單位服務,要對原單位辦理行政財產移交。

清點財產的A小姐說:「你有6張椅子,但是第6張椅子登記的是無扶手椅子,請問你這有扶手椅子從何而來?」
我:「椅子,我是變不出來的,但記不得了?妳把它改正為有扶手椅子不就可以了嗎?」
A:「不行,登記是什麼的就是什麼的!一定要是無扶手椅子才行。」
我:「那怎辦?我把扶手拆了,可算是無扶手椅子嗎?」
A:「可以,不要讓我知道!」
我:「好,我盡力讓妳不知道。」

有一對扶手,現在仍留藏在原室的鐡櫃裡。你覺得可笑?對不對?

你笑什麼?哈哈!我是笑不出來的!

但我也是可陪笑一下,笑有些和事老他們說每人都對!追就其因是怪制度不對。哎呀呀!制度也不痛不癢,也不會自我修正,這是我笑不出來的原因。

我有新問題,對於制度不對時,你是要死忠制度呢?還是要死忠於勇於改善?

許多人喜歡狗,他們也喜歡別人如狗一樣的死忠於他們這些「人」,不過他們這些人創造了一個新名詞叫「制度」,甚至叫「民主制度」!可是他們並不像是偉大的僕人。

民主?那就還有更可笑的!是有些民主子民,不擔負民主之責,硬是要表現「死忠」如狗!不過還有猪狗不如的可比一比。

我又有新問題,人要如何死忠於「神、公義、知識」而不要死忠於「偶像(金衣人、人、制度等)、自私、無知」?我忠於人是因為忠於「神、公義、知識」的品性,如果踰越了它,對不起!

你會問誰是猪狗不如對不對?若是有人要給你100萬或給你當董事長,你說不好意思不接受而接受,你就是猪狗不如!如果你好意思,你就是猪狗。

對於當董事長等的領導人,你們若如狗忠於民主,我也給以正面肯定,狗仍是榮譽的,因為一位好管家是公義的不是自私的,阿門。

2006/0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