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觀與客觀」及「相對與絕對」

常聽有些人對事理的分析,說要客觀對這…要客觀對那…,其實一點也不客觀,因為他們是主觀;常聽有些人對事理的主張,說是要絕對的這樣…要絕對的那樣…,其實一點也不能絕對,根本就是相對。

為什麼有些人很耽心沒有「絕對的標準」?因為他們害怕沒有「絕對的標準」會亂了章法!其實所有的第三者都是有其「絕對」的性質。

所謂第三者就是除了你與我之外的石頭重量、桌子大小,歷史事實、神的心意,你老媽的意思等,都是有其「絕對」的性質,若是你要他們用最精密的方法去敘述,會發現為何都不一樣?人們可接受的程度叫做「共識」,工程上可接受的程度叫做「公差或容忍度」,科學上可接受的程度叫做「測不準原理」,這些「共識、公差或容忍度、測不準原理」就叫做「相對的標準」,但對大部份習於活在錯誤「絕對習慣」的人們,他們仍希望這些「相對的標準」是絕對的,他們就常對事物有錯誤的處置,死在自己的律法下。

對於問題要能科學的剖析,才能澄清問題

「客觀」是指任何被觀察事物都有其原本性質的「客觀絕對」值,該值隨個人經驗的「主觀」認知不同而得不同的「相對主觀」值。個人對事物的「絕對客觀」值的認知是「相對主觀」的,我們希望大家對觀察事物經「相對主觀」的共識能夠就是事物的「絕對客觀」值。

個人對事物的感受都是個人的主觀的感受,每人都是相對的受限於個人的人生經歷、見識、智慧。而事物是客觀的、絕對的存在,任何被觀察、量測、研究的事物命題,都有「客觀絕對」的答案,事物命題譬如桌的高度是多少?歷史的真相是什麼?什麼是好的行政制度?會因各人主觀認知不同,而有各「相對主觀」的不同答案。

我們語意文化中,「絕對」一詞常表示決心執著,「客觀」一詞常表示可訴公評,譬如說「我要絕對客觀的考慮…」,實際上他是在「相對主觀」的考慮,但任何人「相對主觀」考慮的結果都希望達到「絕對客觀」,文學上在此用以表示其目的。邏輯分析上,任何人的認知永遠不是「絕對客觀」的,對於問題能科學的剖析,才能澄清問題。

事件的「絕對客觀」值即為事件的「真理」值,對真理的探求,是藉由人們「相對主觀」認知而達到的共識。因此「尋求共識、合一力量」是追求真理而永遠要努力的道路。

尋求共識、合一力量

尋求共識、合一力量的本質是「愛」,並不表示絕對不使用暴力,愛的暴力就是管教,譬如對成年人犯罪,我們禁固其行為,對18歲以下的年青人犯罪,給予較輕的刑責及較多的回轉的成長機會。除對於危險的人外,另對公職公務如領導人、軍警、武器、司法裁判等都要有適當的管理機制,以防止人的罪性濫用。沒有愛的暴力是要禁示的並應制裁的。人的罪性有:

羅 1:28-32 他們既然故意不認識神,神就任憑他們存邪僻的心,行那些不合理的事;裝滿了各樣不義、邪惡、貪婪、惡毒;滿心是嫉妒、兇殺、爭競、詭詐、毒恨;又是讒毀的、背後說人的、怨恨神的、侮慢人的、狂傲的、自誇的、捏造惡事的、違背父母的、無知的、背約的、無親情的、不憐憫人的。他們雖知道神判定行這樣事的人是當死的,然而他們不但自己去行,還喜歡別人去行。

不是我們信神了,就沒有以上的罪性。有些祭司、牧師,其實還是罪人,以虛榮為榮耀,甚至是很無耻的罪人!大多數的人都是忠於偶像或鄉愿的小市民而教化,或許你以為是非分明,不會如此吧?以2005.12.03台灣的選舉為例,本該是「選賢與能」已失焦,執政党的政績實在很爛,但被領導者把選舉打成「藍綠選邊站」,綠邊的投票率由45%下降43%,看來只有2%的人是忠於是非、公義,只有2%的人才能進天國?或有人以為是(100-43)%=57%進天國,這是錯誤推論,我們不希望死忠於綠,同理不希望死忠於藍,藍綠合起來約4%是可接受的。

人為何不能忠於是非卻去選邊站?

人的喜歡看是非、喜歡靠大邊、喜歡偶像及被偶像,社會領導人更是犯了自我權威投射老大心態。心急的人,不要拿機槍掃人!神愛世人,仍然希望100%的人都進天堂,神是我們榜樣,神取了奴僕的形像,只是這社會的罪人需要神的僕人以時間教化他們,這是愛!

許多教會實在是假道學,號稱不談政治,政治是眾人之事,怎可不談?政治在台灣給人的印象是骯髒如此,實是社會領導人之罪。文藝復興前我們已經過了十幾個黑暗世紀,不要再蹈覆轍,務請有抱負有責任的勇士賢將,務要參與政治!像我原以為可以靠一技之長陶醉在自己程式設計的理想上,並喝口Java咖啡,但生活被政治影響太大,現在覺悟後想參與政治,但已垂老矣,當每次遇有慶典宴會上,我總是向鄰友表示要參選總統,僅獲得嗤鼻一笑矣!

1997.06.12、2006.1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