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爸

老爸的一生我只能模糊的知道一些,在家中5男2女中排行老大,1920生,比身分証上大2年,來台後不知為何改?老爸早與童養媳陳氐妻育一子一女,任西高市小學校長,當時流行自由戀愛與漢中師範艾氐結婚,同校教書。抗日時從軍,後改入空軍,勝利後因大陸淪陷,逃難中生我,38年隨政府來台。我4歲時母親因難產而逝,我成了老爸的拖油瓶,牽累著可憐的老爸;我一直記得有一次老爸背著我,天起小雨,我好像看見淚水…經常浮現無奈又固執的愛,我的神!老爸在軍中士官退役,政府開放後老爸常返大陸探親,1990遇李氐結為現在妻子,倆老定居台中。

老爸八年前在台中車禍,左小腿骨折並傷及腦,特別感謝李氐相扶照顧。我每次回台中都常半強迫老爸去後巷的東山教會,因他言語困難日益嚴重,後每日於附近不停的走動,曾數次走失,十分令人耽心。三年前託養在新竹寧園安養中心,不久不慎摔斷另一腿骨,不能行動而終日躺臥,行動需要攙扶,最近一月內三次進出(5/7~12, 5/29~6/4, 6/5~11)新竹仁慈醫院因肺衰竭而告永別。我沒嚎叫,嘆生命何意何義又何益?誰辦好老人院我就選他為縣長、總統!

老爸一生奮鬥為何?早期為偉大民族大戰已消失了,後期為生存公義小戰,如今他結束了,我是沒有選擇的後繼者,倒是應向死亡挑戰才對?老爸安息吧!時間也使人健忘歷史仇恨,享樂和平及至二代,甚竟有哈日族類,至少比製造敵人好一些。老爸不是什麼偉人,全由為政者的局勢所導,除有心抗日外,並不知道如何打反共產的思想戰。他自己長子身分一直想早些回大陸幫助親人而已,而兩岸長期分隔使他十分強烈的要回去孝順父母,政府開放後也略從其願了。

基督教義派可能關心老爸是否得救了,說來我就虧欠在心。至少在我面前他認耶穌救他得永生,並且阿門,我也無力判定結果為何,餘事就交託給主來時辦理吧。#$%^&*…我的神啊!

廣華 謹述 2002/6/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