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與讀者

讀一篇文章,有人見林,有人見山,有人見山又見林,但永遠有太多的東西是沒見到或看不到的。有些人見林葉下的毛虫,有些人見山林上的浮雲,所以人人都各說各的看見。作者與讀者間的關係中同樣存有「你看見我卻不見」的多樣性,而這些多樣性的堅持常常是分歧的開始。

「我信科學」嚴格的說是「我要追求真理」,因為科學的重複性會使大家回歸理性。但任何書,包括科學,書中文字敍述可能的對的、可能是待解決的、可能是錯誤、可能是言不及意或多餘的。科學精神如何融入社會文化中?對的可推廣應用並重複驗証、待解決的可繼續研究、錯誤的可改正刪減、多餘的可刪減,都快2006了還沒有一個好制度,進步的實在太慢!原因何在?或許我們是自食惡果吧?

當作者寫一篇文章時,當然是要寫出原意。而該文章對於一位讀者,除了要了解作者原意外,也可能領悟上少於原意或多於原意,三個可能包含了所有的可能邏輯。對於寫作人的表達能力,即使用照像式的,也會有不同角度的敍述或照不到的地方,此表示世上沒有敍述完整的聖書,這也是讀者之所以讀出不同意思的主因。

通常具有相對觀的讀者,會謙卑的承認自己閱讀能力是不足以瀏覽全境或可能悟出多樣的錯誤,此表示世上沒有閱讀完整的聖人。當有人閱讀文章後發現了事務的「絕對真理」,也應當棌取相對的態度去求證,因為每個人的認知其實都是相對的、不完整的,而不可枉稱自己的看法就是神明,因為大家都可藉此發動自己的自私而嘸你是要怎樣,這樣的領導會使社會效法而開始亂了。而宗教上更是有這樣的危險性!所以有人預言第三次大戰是宗教戰爭,這是我所最痛心疾首的事。「絕對神的心意」是要大家追求的「共識」,才是合一的正確作法,我們若要違背這樣的作法,不要說是上帝的懲罰,其實是我們自食惡果。

對於認知客觀的科學文章及明訂規則的法律文章,我們不希望有太走樣的多樣解說,若有多樣的變化,其變化也都當如科學一般「可預期其不可預期的範圍」,就工程而言就是一「可接受的公差或精準度」,這樣才是經得起考驗的真知識或真共識。若不然,但這其中必有後續的改善或發展,卻是需要大家採取相對的謙卑態度以求共識,若是各個都採取絕對立場,則會導致民攻打民、國攻打國了。

請問你對「聖經」的看法是如同律法?你受割禮了嗎?耶穌與罪人同桌、安息主日去治病等不受律法捆綁,不要落入字句上的麻木,活在律法之上才能不受律法捆綁而建立新約之法,其中如何「合一」是重心!

2005/1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