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談相對論

當初愛因斯坦提出的相對論,多數人並不了解,學術中也有扭曲打壓的事,可見於其傳記中,說明了科學家也有醜陋的人性,是對不起科學的人性態度。但就不能說不能用「科學」來解決問題,而是任何問題(個別性)都該用科學的精神(統一性)來解決,若是用宗教的術語即為表示要用「神的心意」來解決問題,我以為就是「愛、公平」的公義問題。

若是說「神的心意由神自己決定」,此話說了等於白說,這與說「我的心意由我自己決定」沒差別,因為本就是如此,若是強調則造成大家可意任意枉為的藉口!例如「神就是愛了我!」、「嘸你是要怎樣?」,這就有鮮紅的罪性在作梗。相對論在此提醒人們要謙卑,要合一即彼此相顧,認識我們自己都是相對觀不是絕對觀,我們確實都不是神,但要尋求「神的心意」,此即「科學的精神」,即以相對的謙卑觀以解決絕對的問題矛盾。

推展人文的相對論其實也是很困難的,並非所有學科學的都讀過愛氏相對論,只有少數學理科的物理、化學的會有接觸。問題的嚴重一如要把相對論介紹大家,在一般人心中早已習慣自己的論述即為絕對的真理,當然其實是相對的。尤其宗教人士很怕因相對論而沒有絕對的神,其實不然。絕對其實是所有普遍存在的第三者,多如桌子、歷史、神、物理化學等等,都具有絕對存在的客觀性質。

對客觀性質,當然你也可以不去研究就發表直覺的感受,但當人們要去發表桌子的尺寸等、歷史的真相等、神的心意等、物理化學的學術等,這就落在人類的認知活動中,就是指個人有限的相對觀點論述,如果這些觀點論述能重複得到驗證,我們則說這些觀點論述很具有客觀性,即表示該觀點論述很接近第三者的客觀絕對性。這效果在科學的物理化學上最為顯著,雖然任何事物都會有人為的不當操作,但最終也應該會得到大家認同的共識。

上述中,客觀的絕對性共識是經由大多數人主觀的相對性所認同的結果,它的危險是大家的共識可能錯了,但奧妙是如果我們了解並承認這結果是人們主觀相對性所認同的結果,則有通往真理的進步空間,即可產生新共識的可能,否則大家堅持絕對看法,那麼就吵架吧!因為大家都持絕對觀,就不能解決絕對觀所產生的矛盾。

我聽了好多次,有人取笑相對論說「如果相對論絕對正確,那麼相對論應改為絕對論」,這問題是說話的人要從邏輯上推翻相對論,問題根源是說話人不知自己的論述是永遠是相對觀,就是因為持絕對觀因而產生這樣的錯誤邏輯論述,正確的說法應是「如果相對論絕對正確,相對論本就是追求絕對論述而持守的相對論,不用改為絕對論,因為它本是相對論,至少不會產生絕對的矛盾性」。

相對論是對絕對事務的論述,是追求其絕對的客觀性,並不否定絕對事務的存在。因為一堆持絕對論的人不能解決彼此間所造成的矛盾,如今相對論已備有謙卑求解的偉大精神,為什麼要排斥相對論呢?

2007/02/11修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