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序

我是為了學一技之長而成為學理工的,有一些理想,但生活中發現社會問題才是大挑戰。自省中問自己能盡什麼力呢?既然以科學家自許,就用科學的態度、觀念加入「我也想拯救人類」的行列,聊表心意!因此「我也想拯救人類」是我寫書的目的,如何拯救呢?你我都可以:

  1. 建能力:用科學態度、觀念來建立「探勘能力」,以澄清言語中的詭詐、自私及無知。學雖無止境,明辨是非善惡是重要的內在功夫,也是社會秩序的基石。
  2. 建天堂:把能力去建造美好的、在地如天的生長環境。實際如建立政府服務效率制度、開發資源、打敗死亡、追求永生。該做的,確實有太多,行義的才是義人,也至少要有對外服務的「實作心態」。

都2006了,一個不公平社會環境,是人為的社會制度使公義難以成長且歪曲,其中混淆價值的言語是造成衝突及災難的主因,惡性循環是自私的報應。如何斷開?對於社會問題,有人排除科學或冠以科學,但目的都要解決問題,不妨把科學定義為任何事務的「公義、公理、真理、神的心意」價值上認知,就比較不會負面排斥。一般而言,科學上的定理較具有公信,可重複實驗。科學在多元專業領域中也有齊一普世性取向,如數學1+1=2就少有爭論,但文學中可以有1+1=3,4,5...之美。平時二者共容(有些工程應用科學家可能很不習慣),而問題若是對貪多罪性的法律探討,則需大家的共識,是大家的公約數,而公倍數則不宜。

目前在社會中的各知識是多元的,各專業價值觀是相對的,問題是各以絕對觀處理時就各不相讓而發生衝突!對絕對的事情探討如石頭成份?椅子荷重?歷史真相?神或人的心意等?都無法以絕對完美的精度表示,就如數學上無法絕對的表示無限的大或小值是多少。而相對的在工程上精度共識受到容差限制,在物理上精度共識受到測不準限制。綜觀人們努力結合各領域專業以建立有機的社會,其中是自私、詭詐的無知造成了混亂、延緩了進步,實需科學解析介入,以幫助我們建立同體共榮的合一共識。

科學家對宇宙奧妙,努力去發現後再發表為某一問題的定理,訴諸於理性及公論的驗証,不是群眾運動。但宗教家或社會運動領袖常把他們對社會問題的發現直接看成絕對的道、真理,常造成宗教排斥或社會對立的亂象,這是向下沉淪。有世界名著預言第三次世界大戰是宗教戰爭,真令人起雞皮疙瘩!迷信神,其實是給自私找捷徑,我,不迷信的基督徒,看宗教愚人是十分可怕的,譬如有不斷的人被教導成為自殺炸彈,可怕了吧?基督教脫了大教皇權威,出現了許許多多小教皇,大部份都在追求自私而沒有建立讓賢的制度系統,甚至他們要子民活在他們的遮蓋下,真是罪性不變,因此來講清楚,並以人人有責的心態加入戰局,你呢?

一般小民所貪的,只是希望有較安定的生活,而各類領導人則或明或暗地常挑撥、激化衝突以獲其個人利益。但當我心胸擴大到愛人類時,個人、家族、國家、民族都一一被解放,不再受蠱惑。願你也以拯救人類的熱情看本書,則能興奮愉快地一起向上提升!

王廣華 敬啟 2005/10/21,2006/07/17,2012/04/30修訂